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
寧琪陸昂芝芝 作品大全
滿意定格 作者:寧琪陸昂芝芝 分類: 其他 169 人在讀
陸昂的電話開始打到徐漾的電話裡。徐漾本就對他恨之入骨,說話更是不留情麵。寧逸冇有告訴過他們我生病的訊息,因為我威脅他如果他告訴其他人,帶了其他人過來,我這輩子不會原諒他。陸昂在電話裡聽得出聲音倦怠。他啞著聲音懇求:「徐漾,你是她最好的朋友,求你告訴我,她在哪?」徐漾冷笑:「怎麼?是段芝芝現在不纏著你了嗎?抑鬱症加上從小身子弱,偏偏還是陽光明媚的性格,是不是所有人都著急忙慌地心疼她啊?」陸昂頓了頓:...
最新更新: 滿意定格第9章
不見憂憐小說全文閱讀 作者:寧琪陸昂芝芝 分類: 其他 87 人在讀
我老老實實地交代:「徐漾,我可能要死了。「徐漾瞪大了眼睛:「你彆開玩笑,不吉利。」隨後我緊緊地抱著她:「骨癌,晚期,冇多久活頭了。」徐漾瘋了一樣地把我往車上推:「我他媽開車送你去醫院治療。」我搖搖頭:「阿漾,我累了,我想看看草原,看看你的羊,我折騰不起了,我想漂漂亮亮冇有遺憾地離開。」我將車留在了服務區,坐上了徐漾的皮卡。我抱著元寶靠在後座歇息。陸昂的電話打了過來,我將手機卡拿出來,扔到了窗外。徐漾:「陸昂,知道嗎?」...
寧琪知乎 作者:寧琪陸昂芝芝 分類: 其他 29 人在讀
寧逸回家之後,母親和段叔叔仍然在醫院陪護段芝芝。他開車去了醫院,陸昂坐在病房外還在給寧琪的手機打電話。他頓了頓,啞著嗓子:「不用打了,寧琪死了。」陸昂:「你說什麼?」陸昂執拗地打了寧逸一拳又罵道:「你他媽說什麼?」寧逸擦了擦唇角的血說:「寧琪死了。」陸昂還想打架,門突然被拉開。母親一臉不高興:「寧逸,你說你去找寧琪了,寧琪人呢,讓她回來給段叔叔道歉,那些錢段叔叔會退給她的,她也不用躲著我們,說到底...
最新更新: 寧琪知乎第6章
不見憂憐小說寧琪》內跌宕起伏的故事,這裡有小說全文免費閱讀!我的懵懂青春,主角為寧琪陸昂芝芝小說精選:寧逸抱著那捧骨灰,小心翼翼地放進他早就準備好的粉色骨灰盒裡。他自言自語地摩挲著那盒子:「琪琪,你不是最喜歡粉色了嗎,哥哥帶你回家。」但是他明白,寧琪不會再喊他哥哥了。他一直都覺得寧琪還是那個懂事的小女孩,她喜歡的東西,即便被媽媽拿來送給段芝芝她仍然一聲不吭,甚至不會掉眼淚。到後來,他甚至都覺得,那些東西,或許寧琪不是真的喜歡,送給段芝芝也沒關係的。段芝芝嘴甜,會抱著他的脖子撒嬌,也會討母親的歡...
在這裡提供的《再見暖意寧琪徐漾小說完結》小說免費閱讀,主人公叫寧琪陸昂芝芝小說內容精彩豐富,情節跌宕起伏,非常的精彩,下麵給大家帶來這本小說的精彩內容:回想到這裡,我躺在床上的婚紗上。身體突然猛烈地疼痛,鑽進骨子裡的疼痛,令我的眼淚大顆大顆地奪眶而出。我蜷縮在我選了很久的婚紗上,哭得像一條被丟了的小狗。第二天,我將東西收拾好,回到了我和陸昂的小家。我給陸昂發了訊息:「陸昂,我覺得我們需要談一談。」很快陸昂的訊息傳了過來,是他和段芝芝的自拍合照。他笑得如同當年那個剛上大學的毛頭小子,眉目舒展,神...
寧琪陸昂芝芝知乎 作者:寧琪陸昂芝芝 分類: 其他 7 人在讀
說主人公是寧琪陸昂芝芝的書名叫《不見憂憐寧琪徐漾》,小說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徐漾回到蒙古包的時候,才發現寧琪不見蹤影。整齊的床鋪和打掃得乾乾淨淨的地麵,讓她有些慌亂。她的眼神這纔看到枕頭上放著的一摞紙。是她的遺書,還有她之前說過的保險單。元寶似乎覺察到了什麼,也開始慌亂。遺書上寫道:「對不起啊,阿漾,我實在忍受不了疼痛了,我這一生從未感受過母愛,就讓我在母親河了結我自己吧。」徐漾開著車帶著元寶,繞行了一條公路,纔到了岸邊。一群牧民緊緊圍著一小塊地方,徐漾的心此刻已經沉在骨
寧願不見小說免費 作者:寧琪陸昂芝芝 分類: 其他 2 人在讀
半年前,媽媽跪在地上求我為繼妹捐一顆腎。半年後在我結婚前一天晚上,媽媽跪在地上求我,讓我把未婚夫讓給她疼愛的繼女。我的親生哥哥打了我一巴掌:「寧琪,你怎麼這麼不懂事,她快死了,你不知道嗎?」沒關係,再有兩個月,我也會死了,會讓所有人都滿意。
半年前,媽媽跪在地上求我為繼妹捐一顆腎。半年後在我結婚前一天晚上,媽媽跪在地上求我,讓我把未婚夫讓給她疼愛的繼女。我的親生哥哥打了我一巴掌:「寧琪,你怎麼這麼不懂事,她快死了,你不知道嗎?」沒關係,再有兩個月,我也會死了,會讓所有人都滿意。
半年前,媽媽跪在地上求我為繼妹捐一顆腎。半年後在我結婚前一天晚上,媽媽跪在地上求我,讓我把未婚夫讓給她疼愛的繼女。我的親生哥哥打了我一巴掌:「寧琪,你怎麼這麼不懂事,她快死了,你不知道嗎?」沒關係,再有兩個月,我也會死了,會讓所有人都滿意。
再見暖意小說 作者:寧琪陸昂芝芝 分類: 其他 0 人在讀
不見憂憐小說寧琪》內跌宕起伏的故事,這裡有小說全文免費閱讀!我的懵懂青春,主角為寧琪陸昂芝芝小說精選:寧逸抱著那捧骨灰,小心翼翼地放進他早就準備好的粉色骨灰盒裡。他自言自語地摩挲著那盒子:「琪琪,你不是最喜歡粉色了嗎,哥哥帶你回家。」但是他明白,寧琪不會再喊他哥哥了。他一直都覺得寧琪還是那個懂事的小女孩,她喜歡的東西,即便被媽媽拿來送給段芝芝她仍然一聲不吭,甚至不會掉眼淚。到後來,他甚至都覺得,那些東西,或許寧琪不是真的喜歡,送給段芝芝也沒關係的。段芝芝嘴甜,會抱著他的脖子撒嬌,也會討母親的歡...